海军鹰击62岸舰导弹训练高清大图
来源:海军鹰击62岸舰导弹训练高清大图发稿时间:2020-04-01 12:18:46


许多保守派人物无法容忍福奇主张的“为防疫需要不惜让经济和社会暂时停摆”意见。

他毕业于著名的康奈尔大学医学院,1966年在纽约康奈尔医学中心步入医生行列,两年后进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,成为美国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临床研究实验室(LCI)的临床助理。

2003年,美国科学信息研究院(ISI)曾作过一份统计,显示自1983年至2002年,全球250万-300万各学科发表在专业刊物上的论文中,福奇在“被列名引用原文最多的科学家”排名榜上高居第13位。

这源于他对防疫专业和学术的执著。他对艾滋病如何破坏人体免疫系统的深刻研究,为人类突破这一不治之症带来迄今最大的希望。

今年1月29日,美国白宫成立了以副总统彭斯牵头、由22人组成的“白宫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特别工作组”。

可一旦这枚“定海神针”突然离开了特朗普呢?

这当时在美国引发轩然大波。

他振聋发聩地指出“如果沾沾自喜而不积极采取遏制、缓解措施,确诊数可能大幅上升,甚至达到百万级数”,且警告“疫情不会因夏季到来而自动结束”。

福奇出生于1940年,今年已届80高龄,比“大龄总统”特朗普还年长六岁。

随后特朗普表示“应死220万美国人,实死20万就算大功告成”,虽然两人口气大相径庭,前者平实而后者“呛人”,但不难发现,其实二人说的是同一个意思。